蒋鉴工作

工作记录

蒋鉴女士为人谦逊低调,多干事少说话是她一贯的风格。1939-1940年期间,《国讯》杂志社的吴涵真先生来约稿,请她撰写一篇工作记录,于是她不得已而为之。由于蒋鉴不幸病故,稿件未能寄出。从此这份手稿一直由周明栋及家人珍藏。

《伤兵与难童》

抗战以来我的工作记录

周蒋鉴

蒋鉴工作记录《伤兵与难童》第一页
蒋鉴工作记录《伤兵与难童》第一页

卢沟桥的炮声,惊醒了全国民众的迷梦。中华民族被压迫得太苦闷,也许从此是我们与敌人清算血债的开始一天。当时我便想到这次战争,是我们生死存亡关头,决不至于中途妥协,因为和则亡国,非至战到敌人退出我国疆土以外,不能算为胜利。但是敌人蓄意谋我,已非一日,要想达到上面(的)期望,就不是一年半载的时间,和少数人的力量所能办得到的事情。

我恨自己是一个将近四旬一向藏在家庭的女子,不能为国杀敌,效忠疆场。但念战事不单是前方的事,后方或者比前线更需要人的力量。于是我就选定在医院看护伤兵的工作,用我诚爱的心,来侍奉伤兵,使得忠勇受伤士兵,得到后方民众爱护之至诚,更激动了同仇敌忾之心,加倍努力杀敌,亦未始不是救亡工作吧。

何况我的丈夫周明栋,是同济大学医科毕业,在汉口行医已十九年(注:此处有待考证),对于救国思想,在平时就很热烈。这次抗战军兴, 见我有这样志愿,就竭力助成。他说:“毁家纾难,古有其人,我们何肯让古人专美于前。”所以我的一切事迹多半要归功于他。我既是医生的妻子的缘故,对于医学常识,亦就知道一些。

蒋鉴工作记录《伤兵与难童》第六、七页
蒋鉴工作记录《伤兵与难童》第六、七页
1937年淞沪会时的震旦大学大礼堂战伤兵医院
1937年,淞沪会战时,震旦大学大礼堂充作伤兵医院。

其时适逢汉口妇女抗敌后援会成立(注:1937年7月22日),组织妇女训练班,我便去加入。经过三星期受训和一星期实习,始成为一个速成课的护士。因我成绩比较好些,被选为护士长。于是我便率领了十个护士: 卓斌、向志群、杨汉英、李堪斌、曹芳斌、陈亚、范连珠、鲁玉华、张婉箴、周瑞兰,向政府请命,派到石家庄去服务。后来因为已有人去了,(另)一方面第五陆军医院,于九月十七日纷纷运到淞滬抗战受伤士兵不少,在九月十八日那天,我便独自一人跑去见院长,要求工作。院长说:“你是太太们恐怕负不起这等工作(。) 第一要有耐劳心,不怕肮脏;第二(这)不是一月半月所能了事的工作。”但是我对于以上条件,都能接受。于是(院长)领我到各病房去巡礼。我一见伤兵们真太可怜了。伤口大者如碗口,有的进口小而出口甚大,有的骨部粉碎,痛极呻吟,我听了当时就忍不住流泪了。他们都是我的吾胞,亦就同我的兄弟一样,如此遭受敌人残害,我心何忍离开他们,而不去侍奉他们安慰他们呢?我非但不嫌肮脏,反觉非常可亲可敬。因此立刻自誓:战事一天不休,我的救亡工作亦一天不停。宁愿牺牲一切,以国家为前提。自此之后,我便将家事及子女交与丈夫,早去晚回,每天不间断的率领着以上十位护士,到医院来义务工作。(注:由于蒋鉴女士没有生育,周明栋夫妇曾收养其弟明梁先生的一儿一女。1940年夏,周明梁夫妇及四个子女在日冦对合江的空袭轰炸中遇难,他们的遗孤从此都由明栋夫妇抚养。) 我用和柔的声气,悦耳的言语,安慰他们的心神,又轻轻用手给他们洗创口、换药膏。说亦奇怪,从前他们遇到洗创口换药,都叫苦连连,惟有我给他们换药都不叫痛。这并不是我有特别的神通,或过人手术,不过我给他们换药的时候,是一方换药,一方说笑话给他们听,将其神经引到别的方面,这样的确可以减却痛苦。可惜洗创口的钳子和冲水球消毒器具等,都很缺少。经我由各方捐来钳子一百把及消毒器洗涤球药品等赠给院中应用。有空的时候,就替他们写家信、补衣服、修指甲;有不能吃饭的,我去喂他;又替他们洗脚,所以伤兵非常欢喜。我一进院,只听得一片周太太的喊声,真使我应接不暇。医院吃水,甚不方便,很多人得了泻症。我又赠洋铁制成大茶桶六只,每人赠磁茶壶一把、漱口杯一个。有一次天雨数日,因开刀布洗而不干,以至无法开刀。我便用缝机自制开刀布一百二十块,使他们仍可照常开刀,免得延误时期,加深医药上的困难。其中有贫血的(,) 我的丈夫去给他们打补血针,或吃补血药品。那时我的儿子,年才八岁。他亦深知爱护伤兵,将他所有积蓄及糖果费俭省下来,又向他父亲或父亲的朋友处,捐些钱来,每两星期买些糖或面包到院里来慰劳一次,并且唱歌给他们听,伤兵们愈觉得高兴。过了一个半月,伤兵们的创口渐渐地都好了。他们因感激我们的真诚,都愿意重复归队,再上前线。这真使我得到无上的荣幸。他们说:“再赴前敌,誓杀倭奴十辈(倍),非此不足以酬夫人恩。”这话令人何等感奋!临别(我)又赠了他们食品,而妇女抗敌后援会亦赠毛巾衣服等等。对于残废的同志,我亦赠美丽而柔厚的被(子)给他们作纪念。当他们出发之前,坚欲请我训话,我被他们感动得几乎要流泪了。依依不舍之情,无论何时都在脑海中演映,是永远不会消灭的。

CCTV央视纪录片《第二代》2013
1938年3月12日,汉口,武汉军民举行爱国集会,纪念孙中山逝世13周年,并抗议日本侵华。图为参加集会的少年高举“总理不死”的旗帜。(罗伯特·卡帕摄)

现在__委员长在高呼组织伤兵之友社,愿吾同胞,能人人为伤兵之友。鉴谨愿将如何做伤兵之友的法门,拉杂写在上面,以为参考好了。有人说伤兵最难侍候,这话未免太偏。不错,伤兵是骄傲的,不过我们能爱之如手足,真诚以待之,人非草木,何能无情?及至被你感化了,要比其他社会上无论何种人,都来得爽直和真挚呢。我又常常见到有一种人,他非但不尊敬伤兵,反而卑视他。试问这是不是人类应有的现象,是不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?

我除了(被)伤兵们精神感动之外,他们一千二百人每人拿出一角钱,合购一块金质徽章,上镌刀穿日心图样。(我将它)悬在怀前,作永久纪念物。并赠我一面红旗帜,又赠给夫君上书“急公好義”四字的大匾一块。当他们七八百人送匾来的时候,又谁能说伤兵不易侍候的话呢。

蒋鉴名片
蒋鉴名片

伤愈再赴疆场的战士们离开了医院以后,我们仍继续着一本初衷的工作,而训练班速成课的第二批护士,亦就在这时候成功。经过我们同伴的熏陶,都非常能够勤苦耐劳。后来被各地其医院羡慕,来要求分一部(分)去尽义务的,亦天天的多起来。我就派了杨汉英、陈亚、曹芳斌、 戴瑞兰、张婉箴,五位到岳州去,又派向志群、李堪斌、蒲雯英、邵淑华、刘近,到应城去,又派范连珠到簰州去。等到第三批护士成功,他们多半是流亡生,从北方南京苏州等地逃难来的。我这时除了工作以外,又为这班流亡生解决一切问题。可怜他们都是家境很富裕的小姐们,而且都是中学生,要不是敌人残忍侵略,他们何至于弄得这般地步。我终算是他们患难之友。当一个人在患难的时候,你能够体恤他、爱护他、帮助他,则他对于你,不消说是非常崇敬、非常拥戴。所以这班护士在院工作,更显得诚恳和努力。五六个月之中,简直没有人请过一天假的。我不愿将他们埋没了,现在把他们二十个人的芳名,写在后面,就是:高克娴、郭毓琳、王丽珉、王丽辉、王新、秦常春、王淑珍、许棣生、于芝芳、邱翠卿、卓斌、熊尧斌、王宜芳、林诗扬、林诗阁、胡季英、胡叔英、周孝珍、孔舜华、袁熙鸿等。后来我担任保育儿童工作的时候,其中亦有几位仍相追随,不过为国而真能牺牲自己一切的人,还是极少数罢。

CCTV央视纪录片《第二代》2013
1938年3月,汉口,躲避空袭的人们。(罗伯特·卡帕摄)

第五陆军医院迁移重庆的时候,他们先走一步,先将重伤的转到宜昌,轻伤的留在休养院。我呢,征得了丈夫的同意,他说:“你就丢弃你可爱的家庭,带领着护士们追紧去工作,为国效劳,我们一时的离合又祘得了甚么。”记得在二十八年(注:此处有误,应改为民国二十七年,即1938年)二月二十二日我就离开了流连十几年的第二故土,抛别了家人,踏上好比出征的道路。在船中仍有许多伤兵,我们同样地给他工作,到(倒)不觉得寂寞。船到宜昌,不想在码头上,会有这多伤兵来欢迎,一时爆竹声、呼喊声,打成一片。(听)说他们医院里没有妇女来尽义务,亦很少慰问者,我就一一的加以安慰。那时宜昌候船入川的人,天天增加,我们亦因此延搁下来。就趁此时间,到一百三十三及八十六后方医院,做些慰劳工作,买了八千个鸡蛋,和其他食品等,同时亦为他们写家信。我们觉得宜昌从事伤兵工作的人不够,大多数有点害怕的情形。我们便将应如何用忍耐和诚爱的态度去对待伤兵的道理说了之后,各学校均发动写慰劳信;再经我们同各学校一次音乐大会,募得了很多的钱,一方慰劳伤兵,一方救济难民。后来宜昌妇女界有一位刘太太,和一位朱太太,起来组织妇女工作团,情形才一天天的好起来。那时台儿庄忠勇受伤的士兵来到宜昌,我们就正式像在汉口时工作一样。那些伤士们,算是与我们有缘,相见了二个多月。而我们看到已有很多太太们出来负起责任,就预备前往目的地,(重庆)亦许可再去唤起一群人来,做救亡工作。而我则在未往重庆之前,因事回到汉口。

蒋鉴工作记录《伤兵与难童》第廿、廿一页
蒋鉴工作记录《伤兵与难童》
第廿、廿一页
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常务理事及部分负责人合影
中国战时儿童保育会
常务理事及部分负责人合影

此时战时儿童保育会成立(注:1938年3月10日),大约已经二个多月了。从战区抢救出来的孩子,都聚集在汉口。我们对于这个工作,是初次创办,第一国家没有固定经费,第二人才亦没有造就过。仓卒之间,真亏蒋夫人(注:宋美龄)能说办就办。然而难童在汉口,时时遭到轰炸的危险,当时会中就提议派人护送入川。我遇见冯夫人(注:李德全),他托我顺便率领一百名儿童送到重庆。这批难童大半是开封救来的,品性都不纯洁,其中小挑夫、小贩、小丐儿都有,年龄从三四岁至十三四岁。此时由汉口驶宜昌的轮船,乘客一天拥挤一天,好容易我们定好了快利轮上驶。同时保育会里派张一志、郭美英、朱启慧三位训练班三位教师帮助我,我自己又带了一位为伤兵服务的护士卓斌,五个人在路上招料他们。船中我们住的下舱,而下舱所装的全是铁块。我们就在铁块上布置起来,七高八低的像是叠罗汉。记得动身的那天是五月十六日,天气炎热幸而我每人给他们预备一柄扇子,药品糖果饼干亦带得够吃。四位小姐分做四班管理,每班四小时,轮流给他们洗衣沐浴(,) 可怜把手都洗破了。后来小朋友中有聪明的,他觉得全靠老师,太过心不去,(于是)洗衣用脚踏,踏过之后,用绳穿起,吊在江中冲洗。这样非但省力,而且亦省用多少肥皂。此种生活,实在不好过。我们就利用在这困苦环境中,激发了关于孩子们每个人的同仇敌忾思想。等到船拢宜昌,报纸上已经代我们宣扬得很热烈,到码头来招待的人很多。难童到圣公会去休息随后亦有来慰问的、有送食物的。从宜昌到万县,船到是星期日,抗敌后援会休假无人招待。幸有电报局小学校校长很热心招待我们,伤兵亦来欢迎。第二天万县中学接小朋友去吃肉,又每人赠了一条毛巾、一顶斗笠。后来改搭民亨(轮)于六月十九日那天到重庆,由临事(时)保育院派人来将他们接去,路上盘桓了半个多月。小朋友的感情特别重,听说我要离开他们去做伤兵工作,立刻就同声地大哭起来。而我又是一个最喜欢孩子的人,院长就托我带他们同走,我没有答应,而他们这一哭到(倒)引起一种新的试验心来。在当时我只用好言安慰他们,就与他们分手了。过了几天,接院里来电话,他告诉我:“儿童大半不肯吃饭,在想我(。) 尤其三岁的儿童名马国箴,哭得最厉害,发烧得很。”我没有将话听完,马上跑去看他们。他们一见我就不让我走。问起马国箴,说是患喉痧,已送医院。我又到医院,据医生说,已难得救治。 我听了心痛如割。后来不幸的没有救起。张继夫人把他料理得很好。我真是如殇爱子,饮泣了好久呢。我懊悔假使我不离开他们,亦许国箴的死,是可避免的。因为喉痧能够早打一天针,就多一分希望。我因这事天天的愁伤。家翁(注:蒋鉴丈夫之父周澄清),他就教训我说:“事在人为,贵乎尝试。既由尔迢迢千里护送到此,就该不惧未为。抚养起来,尔学虽浅,才疏陋,但实心作为,诚爱育人,即使人有謮难,要不愧乎我心。吾家尚有饭吃,薪金移助国用可也。”我经此一番激勉,就大胆的尝试了。听说第五陆军医院在合江,而合江又是平坦的县城,风景幽雅、气候宜人。我们来到此地,已快两年了,这是我从伤兵工作转为保育事业的一个记录。

前年(注:1938)夏季,赵院长(注:川一院院长赵懋华女士)交给我一百名儿童,与同一千元开办费。将这一千元经费,购置每个儿童衣服、被褥、床铺、书桌、生活用品、以及办公、厨房用具,又其余的一切物件,这是工作第一步进行。儿童得到了新的衣着、新的用品、改变到新的环境,自是个个愉快,渐渐活泼起来。同时又请周纶医师(注:上海同济大学医科毕业,著名医学专家)代为检查身体,结果有肺结核七人,贫血三人,气支管炎十六人,疥疮九十人,脓泡疮廿四人,痧眼七十余人。最危险的是贫血及肺结核的小朋友,面色惨白,骨瘦如柴(,) 后来医治,颇费时日,药物奇昂,配备相当困难。我当时担忧,如其有一个治不好,责任何等重大。但是终祘没有白费了一番苦心,直到现在个个都强健康壮。

CCTV央视纪录片《第二代》2013
1939元旦,四川合江,蒋鉴带领保育院师生节食义卖。
CCTV央视纪录片《第二代》2013
川五院校址,今合江县城小学。(笔者2018年摄)

我们到合江时,第五医院各位熟人,都来招呼相见之下,倍觉异地重逢的快慰,我们毫不客气地如同一家人。到合第一件事是找房子。我去见县长(注:县长吴鸿仁),他开口就问我要公事(函)。我那(哪)里知道这种经验,很爽脆的回说:“没有。”亏得这位县长很好,办事亦相当热心,就将南关对河洞宾岩旧庙给我们住,背山面水,风景亦不错,只是儿童们还没受到训练,野马似的东闯西跑。我和三位导师,那(哪)里照顾得住,离水太近恐怕出了乱子。于是我设宴邀请当地各机关长官及绅士们商讨,寻一块合宜的地方。不久就搬到城区小学的校址,亦是破烂得不成样,单是修理费要化(花)去八百余元。同时又给了城区小学一百九十余元搬移费,都是我个人向各方面捐来的。开办费不够,我自费贴补的,东西不少。儿童衣穿不够,由友人帮助我的更多。布匹棉花,大都是朋友捐赐的,有的从汉口寄来。我真说不尽如何感谢他们。直到秋季,孩子们的病大半医好了。那时我们没有院医,多谢第五医院给了我们医药上许多帮助。对于体弱的孩子,每天吃鸡蛋、猪肝、及鱼肝油。等到孩子们身体医好,然后大家忙着学业问题。八月十五始分班上课。儿童年龄十三岁,虽然不小,但是学力都很差。一百人当中,三年级的只十二人,高小只四人,所以我们高小班,就没有办。把他们送到新民学校去附读。这里分一二三四年级四班,几位教师,自晨至晚,片刻不停的轮流教读。上课的时候是老师,下课的时候就变为母亲(。) 穿衣啰、洗浴啰,没一样不是躬亲力行。院旁邻居们,跑来看看他们,就说:“打仗打仗,把这班娃儿都打到我们合江来了。他们是什么学堂,做老师的真不容易吓!”这时合江民气还十分闭塞,简直连抗战是那么一回事,都有大多数人不甚明瞭。于是我们就组织宣传队,拣选了三十几个孩子,努力训练,每逢星期,到各处演讲。茶馆酒肆的桌子,都是我们孩子们演讲台。孩子手拍舞足蹈的说我军胜利消息的话,围的人都喜形于色;孩子们嗷牙切齿说日本鬼子狰狞残暴、奸杀掳掠的话,围的人都怒不可遏。在乡僻的地方推动民气,本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但是去年(注:1939)七七献金,合江的成绩,还是那样不好,而到今年(注:1940)春节劳军,合江成绩,就大有可观了。我们的孩子遇到了这种运动,都是把(巴)不得将合江全城的钱,都被他们捐拢来献给国家。虽然数目是相当大了,他们总说还不够,(要)努力。两次义卖运动,我们在这小小城里,亦卖得了几百元。尤其是去年九一八寒衣运动,捐来献给前线将士的有五百多元。这些都是孩子们的功绩,值得我们称道的。

孩子的病啰疮啰,天天不断的医疗,半年功夫,都肃清了。从前黄脸瘦骨的孩子,到这时拿出他们自己底(的)像片来看看,亦会笑起来。我们来的时候,穿的是单衣,其后穿夹衣,现在快要穿棉衣棉背心了。卧的棉垫棉盖,这许许多多的棉花布匹,大半就是我上面所说的汉口朋友们捐拢来的。我们正忙着制孩子们御寒所需的东西的时候,得悉第五医院伤士要拢合江了,赶快预备欢迎慰劳等等的事情。孩子们看见我们那样紧张,他们亦忙着去筹备。伤士们一到码头,一百个小喉咙唱的歌,怪好听的,引得伤士们非常愉快。后来又到医院去演剧歌舞,每人争着散慰劳品。事先我又到各绅士家里拜望太太们,邀他们参加妇女会,同吴县长太太起来号召。九一八那天慰劳的情形,更有进步。伤士们亦觉孩子们太可爱了,他们买来一百双袜子,送给孩子们。这是我唤起民众与伤兵难儿联系起来向着抗战的总目标迈步前进。

川五院幼稚生就餐
川五院幼稚生就餐

保育会范围天天的扩充。前年(注:1938)十二月里我们又领来了四十名幼少的难儿,院里添设了一个幼稚园;以及就地随时有出征军人家属送来的孩子人数天天增加(,) 生活程度亦渐渐地高起来。我觉得囤粮是一件要紧的事。那时收买稻谷亦还容易,但是院里没有充分余款。我就垫出款子来,收储了五百市石稻谷,托农本局保管。到去年(注:1939)九月间,米价贵的时候放出来接济着。孩子们得了这一笔补助,其他营养方面到(倒)宽裕了不少。但是积储的数量过微,到现在已快告罄了。其余如药物及日常必需品,我都是预先大量买来存起;院方要用的时候,原价出让。在这物价天天昂贵低(的)时节(这是个)比较合算的办法,我随时顾虑到。

有一次盐务局副局长费文尧先生到我们院里来参观。他见到孩子们医品底(的)贡给,是何等地需要。他很热心的,代我们向总局去要求。就在去年(注:1939)三月起,本院由川康盐务管理局协济难民难童委员会,每月给我们三百元钱的医药补助费。我们开始请院医护士,设立卫生室、疗养室。那时费先生而且答应为我们新建院落、扩大保育,但是我因为才力不足,并且觉得国家如此关头,不是我们这一辈人,讲求安乐底(的)时候。我们要从坚(艰)苦的环境中,锻炼我们的意志和身体。当时我就婉谢了,不过费先生那样的热忱和期望,我们是要一步一步报效的。

1940年重庆大轰炸
1940年重庆大轰炸
重庆大轰炸
重庆大轰炸

去年(注:1939)五三五四,灭绝人道的敌阀,派大批敌机轰炸重炸(庆)(注:此次轰炸是历史上长达六年半的重庆大轰炸之一)。事后保育会里又加了很多难儿。我院里在七八月间,亦新添几十个小孩子,而年龄大的孩子,有的被工厂考取,有的入初中。经此一调动,许许多多的事情,又得从头做起。这时儿童名额已到两百名。就在这个下学期,院里自办高小,成立童军团部,而童军制服及用品,又是合江我们的同乡们起来帮助的。同时院医离职,外子(注:蒋鉴的丈夫周明栋)从重庆到合,就做了我们的义务院医,不但替他们诊病,并且每星期买不同东西散给他们。到现在半年多光景,被他诊好危险的病童很多。最近我们孩子有六个患肺炎,十四个出麻疹,都经过相当时期的治疗,才始全(痊)愈。我感谢他牺牲自己底(的)业务,来辛苦帮助我们。这种精神,实在大可钦佩。我们的孩子,从成立到现在,没有一个死亡,亦没有一个逃亡。孩子的体量,每月过磅。只要他继续加重,就祘放心;稍有呆滞,就单独给他检验,用种种方法,或是给他特别营养的材料来补救他。在这一年八个月当中(注:根据创院的时间和以上所述细节来推断,该部分的写作时间可能为1940年三月左右),孩子底(的)身量,最高纪录加重卅余磅,最低的亦在十磅以外。

轰炸的残酷,想来真是凄惨。我们这许多小生命,虽说在乡村里,危险性比较小些,但是亦不得不防。去年秋间里,筑了一个简单的防空壕,经费是由总会拨给的。因为院地狭小,不够容纳我们全体人数,我就将幼稚园及一年级的师生们,疏散到离此六十里地的忠恕湾去抚育。但是两方开支,经费发生困难,到雾季里又并合拢来。因为那面潮湿过甚,蚊虫厉害,孩子们得了一身湿疮,互相传染,到现在还没有全部肃清。

CCTV央视纪录片《第二代》2013
央视2013年新摄制的纪录片《第二代》介绍了潘孑农先生的《第二代》和川五院的详细情况。(请点击图片登录央视网)

中央电影摄影场要摄一部关于保育儿童的影片,作为国际宣传。离我们这里相当近,大概是为便利起见,同时场里林际时先生,到过我们这儿参观过,在去年(注:1939)夏间,场方派了潘孑农先生等到院里来工作。终祘我们孩子的运气,不但是能在乡里宣传,并且还宣传到国际去。潘先生们艺术固然很好,只可惜我们的孩子究竟幼稚,与同院里设备不俱全,不能给他们满意帮助。潘先生在这里工作了一个月时间,到(倒)与我们孩子发生了热烈底(的)情感。现在不断地寄许多书报来灌输他们的知识;又代他们向新蜀报馆里,恳求到“文锋”地位,给登难童特辑;有时还赠文具给他们。像这种爱护孩子们的人,我们又当怎样感谢才好呢?我所以常常对孩子们说:“国家抚育你们,人们爱护你们,希望你们能够努力求学,将来替国家社会做一番事业。抗战不停,你们就是前线勇士的一份子;抗战胜利了,你们就是建设国家的一份子。这样才祘报答了国家,报答了人们。”

蒋鉴向优秀学生发纪念品
蒋鉴向优秀学生发纪念品

电影摄完了以后,接着又是陶行知先生主持的育才学校派来几位先生,到我们这儿来考选具有特长的儿童。经过严格的考试以后,我们孩子被取的,文学组、社会组、自然组、音乐组、戏剧组,终祘都有几个,总数是九名。我想他们更是幸运。听说他们学校里,设备极充分,而且都是请专家来栽培这班学生。自己肯努力的话,将来起码是培植到专科以上,或是出洋留学。现在他们那里还只有收来一百多名儿童,而教师到(倒)有四十多位。这是国家造就优秀人才的开端,值得我们赞扬的,特地在这里介绍给读者们。

现在天时已从雾季而转到清朗时节(注:雾气可帮助人们躲避敌机的轰炸)。孩子们安全问题,我是如何地关心。要想全部安插到乡村去,天天寻院址,总是没有相当的屋子。就在离此不远的临江村,修筑几椽茅屋,目下正在兴工。预备把最幼少孩子以及年龄较大而能从事小生产的孩子们,去到那里。一方面是幼童省得逃警报,一方面是大孩子们学一点生产技能,最低限度教他们饲养种植之类。假使我们的保育事业,将来能够办到一律自足自食,对于国家亦就省掉一笔消耗的经费,那末这个事业,才祘是彻底成功了。

我上面已经说过,在未抗战之前,(我)是一个一向藏在家里的女子。学问的浅陋,是我从小不努力,所以写作是根本谈不上。这次吴涵真先生要我(写)稿子,我迫得没法,试一为之。文不达意之处,固然很多,还有种种作事说话不对的地方,要请社会贤明多多教益,那就非常感激了。

川五院女老师合影
川五院女老师合影

最后我还有一件事要提出,就是本院张一志、郭美英、朱启慧三位小姐,不愧是保育会里的训练教师。他们从汉口一直跟随我到现在,始终是埋头苦干。还有一位周启熙女士,本院创办时来的,办事非常精细而努力。虽然他们薪金是如何低微,这种服务精神,大家应该学着。尤其是在抗战时期中,各方面需要这样的人,不知要多少。我相信在汉口训练过来的人,而现在仍旧操保育事业的,除了他们几位之外,恐怕就很缺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