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鉴女士临终遗言

临终遗言

根据笔迹分析,笔者认为这份遗书是病危之际的蒋鉴口授他人而代写的。这份文献一直由周明栋医生珍藏于家中。

鉴自抗战开始,即从事救护伤兵工作,以年余之经验,深知是项工作,实吾女界所优为;盖女性多温良柔和而富于同情也。所需要者,惟任劳任怨之勇气耳,吾人既以身许国,纤微劳怨,何足论乎。若此存心,稍久必有成绩可观,则心地自感无限快慰矣。

鉴后服务保育院,对于伤兵工作,仍竭吾力有所辅助。今春在渝,受伤兵之友社委托,回合江后,征集同志,成立分社,但鉴因病剧,未尽棉薄,实为遗憾!

鉴殁后,遗有伤兵共赠之金质纪念章一枚,可呈献政府拍卖,以所得拨交战时儿童保育会,充作基金。

至于保育难童,更应具有慈母心肠!须知在院儿童,均来自沦陷区域,有父母可稽者,寥寥无几,每一念及,辄为酸鼻,吾人万不可因其一时顽皮,或不能上进,而萌消极之念!当时时检讨自己,何者尚未做到好处,努力改良。对卫生保育方面,尤须随时改进!第一对于公费,切莫糜费,尽要用在儿童身上,如此方不愧对国家。

鉴病自知不起,请吾同志同事,继续鄙志而光大之,以期造成第二代国家新生命,鉴虽殁,可无憾矣。

中华民国二十九年十月一日